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经过

  一八五六年,正当太平军同清军激烈争斗时,英国和法国在美、俄的支持下,对中国又发动了一次“海盗式”的侵略战争。这次战争实质上是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继续和扩大,所以历史上称作第二次鸦片战争。

英、法侵略军蓄意策划一场可耻的战争

  一八五四年和一八五六年,清政府与法、美分别签定的《黄埔条约》、《望厦条约》先后期满,法、美为了进一步扩大在中国的权益,两次向清政府提出“修约”。清政府与英国订立的《南京条约》里,根本没有修约之说,但英政府也蛮横地提出了修约的要求。要点是:(1)中国全境开放通商,长江自由通航;(2)鸦片贸易合法化;(3)废除进出口货的内地税;(4)外国使节常驻北京。显然,它们要求的所谓“修约”,实质上是要签定一个比《南京条约》更具有掠夺性和奴役性的条约。这些无理要求遭到了清政府的拒绝。侵略者看到修约阴谋没有得逞,立即凶相毕露地叫嚷:“除非有一个武力示威和强迫,是得不到条约的修改或通商以及贸易情况的改善的。”为了诉诸武力,强迫清政府就范,英国蓄意制造了一起所谓“亚罗”号事件。
  一八五六年十月,广东水师检查了停泊在黄埔港附近的一艘名叫“亚罗”号的中国走私船,逮捕了船上的两名海盗和十名中国水手。这条船的船主是中国人,为了便于走私,曾向香港当局领取了一张为期一年的执照,但在检查时已经过期。因此,广东水师搜捕一事,完全是中国的内政,与英国毫不相干。可是,英国驻广州领事巴夏礼硬说“亚罗”号是英国船,并捏造说中国水师曾扯下了英国的国旗。十月二十三日,英军突袭广州,悍然挑起了第二次鸦片战争。英侵略军攻占了珠江沿岸的一系列炮台,并一度攻入广州城。中国军民奋起反击。十二月,广州人民愤怒地烧毁了侵略者盘踞的十三洋行,迫使侵略者退出广州。
  “亚罗”号事件传到伦敦以后,英国资产阶级喉舌《泰晤士报》立即赤裸裸地叫嚣:“要用暴力对付中国”。一八五七年,英国政府派遣老殖民主义者额尔金为全权专使,率领侵略军到中国进行战争讹诈。并且照会法、美、俄三国,提议联合出兵。
  法国为了参加侵华战争,也制造了一起所谓“马神甫事件”。法国天主教神甫马赖,非法潜入广西西林县行凶作恶三年多,一八五六年被当地官厅处死。法国打起“保护圣教”的旗号,派遣葛罗为全权专使,率领一支侵略军,继英军之后来到中国。美国和俄国为达到共同分赃的目的,也分别派遣公使列卫廉和普提雅廷到中国,与英、法策划“联合行动”。

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经过

  第二次鸦片战争先后持续了近四年时间,经历了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一八五六年十月战争爆发,到一八五八年六月《天津条约》签订,前后近两年时间。英国侵略者在一八五六年入侵广州被击退后,于第二年底,英、法两国又纠集了五、六千人,再次进犯广州。两广总督叶铭琛,昏愦自矜,玩忽轻敌,既不做应敌的准备,也不准广州军民抵抗,并自欺欺人的断言“必无事,日暮自必走”,结果广州被占。侵略军入城后,烧杀抢掠,仅从布政使衙门抢走白银一项,就达二十二万七千两。叶铭琛也成了俘虏。群众讥讽他“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
  英、法侵略军攻占广州后,小部分留守,大部分乘军舰北犯。一八五八年四月,到达大沽口外,五月二十日,侵略军突然闯进大沽口,炮轰大沽炮台。驻守炮台的官兵奋起抵抗,与侵略军炮战两小时,由于直隶总督谭廷骧等文武官员带头逃跑,使得大沽炮台很快失陷。侵略军占据大沽炮台后,直犯天津,并扬言要进攻北京。清政府急忙派遣全权大臣桂良和花沙纳,赶往天津向侵略者求和。六月,清政府被迫与英、法、俄、美四国签订了《天津条约》。第一阶段的战争至此结束。
  《天津条约》的主要内容是:各国公使常驻北京,增开牛庄(后改营口)、登州(后改烟台)、台湾(台南)、淡水、潮州(后改汕头)、琼州、汉口、九江、南京、镇江十处为通商口岸;外国人可入中国内地游历、通商、传教;外国商船可在长江自由航行;鸦片贸易合法化;外货入内地只准征收2.5%的子口税;分别向英、法赔款白银四百万两、二百万两。
  第二阶段:从一八五九年六月侵略战争再起,到一八六○年十月《北京条约》签订,共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天津条约》签定后,马克思就断言:“从政治观点看来,这个条约不仅不能巩固和平,反而使战争必然重起。”①事实正是如此。英、法侵略者远不满足于已经攫取的权益,说什么“条约中有关商务条款不能令人满意”。为向中国勒索更多的特权,他们又在寻找借口,准备重新发动战争。
  一八五九年六月,英法公使借换约之机,率领一支舰队气势汹汹地来到大沽口外。他们蓄意挑衅,拒绝走清政府指定的由北塘登陆进京的路线,硬要把军舰沿白河开到天津,武装护送公使进京。二十四日,他们炸断了白河上两根拦河大铁链,拔毁了河上的铁戗。二十五日,突然炮轰大沽炮台。守卫炮台的爱国将士忍无可忍,奋起自卫还击,击伤击沉敌舰十余艘,打死打伤侵略军近五百人,英国海军司令受重伤,副司令伤重而死,其余侥幸活下来的都夹着尾巴逃出了大沽口。
  当时伦敦、巴黎报纸叫嚣要“大规模报复”,而清政府却无心抵抗,幻想求和。一八六○年春,英、法两国调集了两万多兵力,二百多艘舰船,杀向中国。四月占领舟山。五、六月进犯烟台和大连。七月底闯到大沽口外。八月攻占天津。各地人民和爱国官兵自动奋起抵抗。但腐败无能的清军,却望风而逃,一触即溃。当侵略军逼近北京时,咸丰皇帝带着后妃,仓皇逃往热河,留下其弟恭亲王奕䜣向敌人投降求和。
  英、法侵略军从北塘登陆后,烧杀淫掠,无所不为。位于北京西郊的圆明园,是清朝统治者靠榨取人民的血汗,经过一百五十多年扩建经营而建成的壮丽宫苑。它综合了中外建筑之精华,藏有各种无价珍宝、稀世典籍和珍贵的历史文物。这个宏伟瑰丽的大园林和珍藏宝库竟被英、法强盗洗劫一空之后,化为焦土。连当时在场的英国强盗戈登,也不得不供认:“我们就是这样以最野蛮的方式,摧毁了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同时他们还扬言要捣毁清皇宫。在侵略者武力逼迫下,清政府屈服了,同英、法分别签订了屈辱的《北京条约》,美国也根据“一体均沾”的条款分享各项特权。
  《北京条约》除承认《天津条约》有效外,英、法还获得了如下重大特权:开天津为商埠;准许拐卖华工出国做苦力;割让九龙司归于英属香港界内;退还以前没收的天主教堂和教产;赔偿英、法军费各增至八百万两。
  《北京条约》和《天津条约》的签订,使得中国更深地堕入半殖民地的深渊。

沙俄趁机侵吞大片中国领土

  沙皇俄国原是一个欧洲国家。十六世纪下半叶,老沙皇开始向东扩张,到十七世纪中叶,把侵略魔爪伸到了黑龙江流域和贝加尔湖以东地区。一六八九年,中俄缔结了第一个边界条约《尼布楚条约》,规定以格尔必齐河、额尔古纳河和外兴安岭往东至海,为中俄东段边界。从法律上肯定了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都是中国领土。到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沙俄越过边界,在中国领土上修筑炮台、营垒,建立军人村。一八五○年,侵占了黑龙江下游城镇庙街。一八五四年至一八五六年,三次派遣舰船,闯入我国黑龙江进行武装挑衅,并强占了海兰泡等地。一八五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即英、法侵略军攻占大沽炮台的第三天,沙俄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突然率兵直趋瑷珲城,武力要挟重新划定两国边界。五月二十八日,清政府黑龙江将军奕山,被迫在《瑷珲条约》上签字。沙俄通过这个条约,将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的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强行割去,并把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改为中俄共管。恩格斯在揭露沙俄侵华罪行时指出:俄国通过《瑷珲条约》“从中国夺取了一块大小等于法、德两国面积的领土和一条同多瑙河一样长的河流。”②
  一八六○年,沙俄借英、法侵略军攻占北京的军事压力,以帮助镇压太平军为诱饵,向清政府提交了一份新的条约草案和俄国单方面绘制的东部边界地图,逼迫清政府“一字不能更易”的答应下来。扬言:如果不答应,“兵端不难屡兴”。十一月十四日。奕䜣被迫在中俄《北京条约》上签了字。条约将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约四十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割让俄国,还强行规定了中俄西部边界的走向,竟把中国境内的湖泊河山,作为划界的标志。一八六四年十月,沙俄又通过武力威胁和外交讹诈,逼迫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割占了中国四十四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
  沙俄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的最大获利者,通过军事侵略和讹诈,先后割去了一百四十四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大约相当于六个英国,十一个捷克。这在国际关系史上是一次骇人听闻的无耻掠夺。

中外反动势力加紧勾结

  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中外反动势力很快握手言欢。清朝统治者从两次挨打的经历中发现:外国列强要的是在中国的特权,并不反对他们当儿皇帝,洋人是可以做朋友的;外国侵略者也感到,要巩固和扩大在华的侵略特权,必须扶植象清政府这样软弱无能的政权,作为他们实行殖民统治的工具。于是,这两股反动势力,便加紧勾结,互相利用,做起了共同奴役中国人民的反革命交易。
  注释:①《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41页。
  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39页。

选自《中国革命史常识》

第一次鸦片战争经过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共青团广东省委 鸦片战争博物馆 中青网